企业文化
首页
>企业文化>员工园地

麦收的记忆

  时间:2021-05-20 【字体:

蚕老一时,麦熟一晌。前几天干热风吹过,今天在乡下的弟弟打电话过来,催我回去收开荒耕种的一亩多地麦子,说收割机已经到地边了。我二话没说,乘上公交汽车就往老家赶。还没过半个小时,弟弟又打电话来,麦子已经收完了,回来把麦粒运晒到家里就行了。听到此话不由得心中感叹,弟弟们真好,农业机械化作业真快!真好!

记得儿时“小满”节气过后,全家人为收麦就开始忙碌起来。晚上,父亲借来几只大水桶,顶着月光一趟趟从池塘往准备打麦子的场地挑水,爷爷带着我在场上把父亲挑来的水,用盆碗均匀地撒开,末了还要撒些碎麦草。第二天早上,父亲、爷爷就套着老黄牛拉石磙,在潮湿的场地上一圈圈一遍遍地碾压,这叫“造场”。湿润能将场地碾实压平压光滑,撒碎麦草是为了防止场地表面裂缝浪费麦粒,碎麦草像混凝土里的钢筋,能起到连接的作用。

打麦场造好后,紧接着是准备收割麦子和种秋庄稼的农用工具。夏收夏种夏管须同时进行,织网包编刈盘,买扫把购木钎和木叉子等等。收麦子时,用镰刀割麦子,每人每天能收割一亩左右。用刈刀和刈盘网包,每人一天可收两亩左右。据说这种收麦子的工具是诸葛亮六出祁连山时为抢收麦子而发明的,只有壮劳力才能使用,妇孺老人气力小用不动。操作程序是右手握把,左手拉绳,腰后系着木藤和绳子编织的网包,刈一下就把麦子往身后的网包里倒一次,向前走一步,把网包向前拖一步再刈,那真得使出吃奶力气才能完成的动作,用不了几下就汗流浃背。爷爷把一捆捆刈下的麦子往回挑到麦场上开,晒干后用石磙碾压脱粒,母亲在捡掉在地上的麦穗上小学放假的我帮父亲推网包,真像唐朝诗人白居易写的那样:“田家少闲月,五月人倍忙。夜来南风起,小麦覆陇黄。妇姑荷箪食,童稚携壶浆。相随饷田去,丁壮在南冈。足蒸暑土气,背灼炎天光。力尽不知热,但惜夏日长……”

在地里干活渴了,喝口用瓦罐提到地里的凉水,饿了,啃几口铁疙瘩似的玉米面馍。实在太累了,捶捶自己的腰与背,就躺在土坷垃麦地里,拿破草帽盖在脸上遮住太阳的直晒小憩几分钟,汗落了以后立马再干。累死累活就是突出一个“抢”字,“抢收抢种。”也叫“虎口夺粮”。否则,一场大风把麦杆刮倒,麦粒就被刮落掉;突如其来的一阵冰雹,半年的血汗就全泡汤了,损失太大太惨了。那时天气预告不普及,人们不知“天事”。记得有一年,麦子拉到场地后下起了连阴雨,麦穗在场上发霉出芽,父亲难过的泪水直流毫无办法。难怪只要是晴天,不管天多热,太阳多毒多厉害,他都毫无顾忌地在场上翻麦碾压,直到扬净晒干,颗粒归仓。不仅要抢收麦子,还要抢种秋作物。人误地一时,地误人一年。

上世纪80年代中叶5月的一天,居住在修武县五里源乡的妹妹打电话,让我去帮她家收割麦子。实行经济承包责任制后,她家种了十几亩麦子,长势很好。中原不愧为天下粮仓,修武真乃名副其实的“麦都”。那里的小麦一望无际,阳光下微风吹过,麦浪翻滚着金黄色波涛。勤劳的农民在各自的麦田里挥刀收割。妹妹知道我从参军到转工就很少干农活,事先给我准备着绿豆汤,荷包鸡蛋和几块西瓜到麦地里。开始还不太热,割了一阵后,天气越来越热,尤其接近中午,太阳像毒蛇一般,莫说割麦子,就是坐到麦田里也像坐在了蒸笼里似的,汗如雨下,热的喘不过气来。那时我想,何止是“锄禾日当午,汗滴禾下土收麦种秋岂不一样要付出艰辛劳动?岂只是一粒粮一滴汗?可以说是千滴汗水一粒粮。那天我咬紧牙关硬撑着干了半天,实在坚持不下去了,只得告辞返回家里。不知是中暑还是累的,头晕恶心,上吐下泻,立马请医生,打针吃药折腾了将近一个星期才逐步恢复元气。惹得妹夫与我开玩笑,说我是纸老虎,外强中干,瓶中花,中看不中用,我也只是无奈的一笑了之。

现在好了,过去叫开镰收麦,现在是开机收麦。一字之差,天壤之别。不管是收麦收秋,种麦种秋;还是脱粒,桔杆粉碎或打捆,都是一条龙机械化作业。有的农户提前与粮商预约,收粮车直接停在地头,麦子现收现卖,现款支付,两不亏欠。据村领导讲,全村1200多亩麦田,以前十天半月也收不完,现在两三天时间连收带种就搞定了,干净利索。农业机械化促进了农村农民大变化,农民从繁重的农业劳动中解放出来,朝气蓬勃的投入到更新更多的建设美丽乡村、农业振兴、脱贫致富斗争当中去,新时代新气象新变化,机械化收麦子就是生动而现实的见证!

中铁十五局集团二公司退休员工 秦世江


企业简介
中铁十五局集团有限公司前身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第五、六师合编后的第五师,1984年1月奉国务院、中央军委命令集体转业并...[详细]
联系我们

官方微信

官方微博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