企业文化
首页
>企业文化>员工园地

子欲养而亲不待

  时间:2018-07-12 【字体:

远在异乡的游子时常怀着股苦涩,农忙、亲友往来、上下老小的喜怒哀乐,总是慢上半拍方从小小的电话里得以慰藉。虽然心里时有挂念,可通常也忙着忙着就忘了,外公去世时,我还在工地上伏案耕耘。

其实很早外公就病倒了,只是母亲深知我对外公的感情和牵挂为了不让我担心,不耽误工地上一个萝卜一个坑的工作,就一直不曾透漏过外公渐渐病重的消息。就这样拖着一直到了外公离世的那天,我也是没能见到他最后一面。

在我还只知捏泥巴捉虫子的年纪时,父母从终日争吵不休的爷爷奶奶家分出来另立门户。

分家时正值春耕后没多久,种子刚发芽出苗的时节,那时地里的麦子还没有收获,而爷爷奶奶并没有因新家的日子起步难、口粮紧缺而多分一些粮食给我们,在分粮上甚至是苛刻,就连切菜的菜刀都又被拿回去了,无奈母亲用手拧着菜下锅做饭,当时的家里即将走到揭不开锅的地步,但倔强隐忍的父母默默挑下一切,从不外露诉苦。

这些事情还是被外公知晓了,当初母亲嫁过来时他就隐约知道会有这么一天,来到新家,看着地上懵懂玩耍的我们说不出的心酸可怜。他啥也没说扭头就走,没过多久就送来了一些粮食,那时候谁家都是有一些拮据的,可外公还是匀了口粮送来了,这口粮于父母可谓重于泰山。

熬到麦子捎黄,靠着父母勤劳的双手,温饱问题是能够解决了,但是灌溉田地、施肥,包括上农业税,哪哪都是需要钱的。对于面朝黄土背朝天只求解决一家温饱的父母而言,无疑是日夜辗转的难题。母亲基本是靠着赊账替我们张罗着生活。外公总对母亲说赊账并不是长久之计,所以总是时不时的就来帮我们解决这些说大不大,说小也不小的困难。

那个时候啊,母亲还年轻,却肩负重担,她沉默本分,尽自己最大的能力照顾一家人,轻易不去给外公添麻烦,实在迫不得已了才会无奈向外公求助。

直到现在母亲那还有一本记账的小本子,用质朴的语言和数字记录外公为我们花的钱以及欠的人情。随着物质生活的提高,那一笔笔小钱早已湮没在通货膨胀的旧尘中。但对我们来说那是要永远铭记的大恩。

如今,我羽翼渐满,虽已有能力孝敬外公,却因这惆怅的千山万水不能侍孝跟前,而他老人家也终究没能等到我的种种蜜糖承诺,就这样永远离我们而去了……再忆旧时发生的那些事情,直觉锥心泣血。

在我还很小很小,父母只有我和二妹两个女儿的时候,母亲备受农村浓重的“重男轻女”舆论欺压,一直生活的很艰苦。

后来母亲接连又生了两个女儿,生活更加雪上加霜了。奶奶很不高兴母亲没能给她生个孙子,对刚出世的妹妹不闻不问,甚至还厌弃地把三妹随手扔出去很远,生存的艰辛、精神的压迫,使得年纪轻轻的母亲患上了很多疾病。

这一次又是外公站出来解难,他劝说家里的儿媳妇收养了三妹。那时的生活糟糕到不成样子,母亲一度一蹶不振,是外公出面花钱、跑腿、说好话把新添的两个妹妹先后安排妥当。外公一直对三妹疼爱有加,三妹也是时常侍奉在外公左右。

外公即将离世时有一些糊涂了还在念着:“我的外孙女呢?别扔我的外孙女啊”三妹看着、听着,瞬间就哭成了泪人,外公还记得她小时候被扔出去的那一幕,即便糊涂了,依然记得他的血亲啊。

所有的故事都是从亲戚的闲言中得知,一直想静下来听外公亲自讲讲那个艰苦年代的故事。但外公却从不多说,或许在他心里那是苍白无言的痛吧。

外公于我们,有说不完的善举,道不完的爱。

忘不了今年过年时,兄弟姐妹们围绕在他膝下,他温柔、欣慰的眼神;忘不了他抚摸在脸颊上粗糙却温暖的手,总是伸出手一个个的认真摸一摸;忘不了他因不善表达而溢于言表的千言万语的表情;忘不了他静静地慈祥地享受我们营造的热闹的安然神态;忘不了他齐整的中山装;忘不了他磨得油亮的拐杖;忘不了他雪白的发和胡子,忘不了……未曾想,过年的探望,却成为了最后的一次陪伴......

无疑,我们得以长大成人、成材、成家,离不开背后外公默默的付出,倘若没有外公次次无私的扶持,难以想象现在的我将会在哪里身后的弟弟妹妹们又会在哪里。

恩重如山却无以为报,且没能在他离世的时候陪着他。只在他去世了才在匆忙间赶回去送了他最后一程,这是我终身的遗憾。

送走了老人家,工作还得继续。临走前,我认真的看了看父母,孩子的外公外婆。岁月从不会因你弱小可怜就饶过你,它只会更无情的雕刻摧残你。父母如霜的白发、黢黑的脸庞、蜿蜒的皱纹无不在诉说岁月的沧桑。

子欲养而亲不待,等这个工地结束吧!我告诉自己,不能再让陪伴的诺言成为吹散在风中的云。

(中国铁建中铁十五局路桥建设公司汉十制梁项目  袁国琴


企业简介
中铁十五局集团有限公司前身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第五、六师合编后的第五师,1984年1月奉国务院、中央军委命令集体转业并...[详细]
联系我们

官方微信

官方微博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