企业文化
首页
>企业文化>员工园地

家乡的冬夜

  时间:2018-11-09 【字体:

我的家乡,在西北一个偏远的小县城里,四季分明,各有特色,而我,独爱家乡的冬夜,宁静而深邃,像古希腊神话中的圣母,肃穆庄重。偶尔传来一两声犬吠声,却也不显得刺耳。

南方的冬夜,有种软绵绵的凉,而属于北方的冬夜,清冷无比。一股冷气从脚心直驱进入心脏,有种脱胎换骨的刺激。冬天的太阳,总不够热度,光呈现着病态的蔫。很快,这种温度在夕阳褪下去的时候也随之消失。这个时候,大致也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了,开始有一两家的屋顶冒出袅袅炊烟,渐渐地连成了一片,母亲呼唤孩子吃饭的声音也清晰起来,流连在小广场上嬉闹的孩童三三两两结着伴往回家赶。外出的羊倌吆喝着羊群归来,这是冬天独有的场景,在一片含蓄声中暂时落幕,晚饭后,又是一番场景。

小时候,每个冬天,晚饭过后,母亲总会带着我去村头何姨家聊天。那个时候,在农村,手机还是奢侈的东西,也没有手电,就摸着黑在那条道上走,我天生胆小,总不自觉地往母亲身后躲,母亲宽厚的手掌紧紧牵着我,一个一个故事从嘴角流淌下来,倒也减轻了些走夜路的恐惧。何姨好客,每次总不理会我们刚吃过晚饭,拿些吃食,边聊天边吃。刚去时,我兴致颇高,跟着何姨家的哥哥姐姐玩得不亦乐乎,约摸着九点多,玩累了困意就袭来了,靠着母亲的背,悄悄打起了盹儿。最后,在星点儿的月光下,母亲背着我,一如既往地走在回家的路上,睡梦中的我,呢喃着,紧紧抱着母亲的脖子。路上偶尔冒出一两点星火,那是串门要回家的叔伯们,嘴里衔着烟,看不清脸,含混不清地打着招呼。

父亲总是睡得晚,母亲回到家,免不了又开始一轮话题。两个人盘腿坐在炕上,闲话家常,父亲时不时会跟母亲说单位里的事,说到尽兴处,两个人像孩子一样笑起来。有时候,兴致来了,父亲也会跟我们讲他年轻时的故事,跟着村里同龄的孩子上山下地,每一个场景都会带来不一样的感受,但那种快乐,我们再也体会不到。每每讲到他一个人在下雪的夜晚护着爷爷的灵柩回家时,眼角依旧会闪出泪花,父亲说,爷爷去世好多年了,他最遗憾的是那晚上没带他回到家。我和弟弟的童年,似乎对生死有着极大的恐惧,听到这里的时候就完全不想再继续了,裹着被子,在炕头开始打盹儿。年幼的弟弟偶尔会被突然想起的犬吠声吓得哭闹,扯着衣角,要求母亲抱。拗不过他的任性,父亲和母亲总会打断话题睡觉。

自从八年前去县城读高中,便再也没有感受过那样的冬夜。五光十色的灯盏把城市的道路照得通亮,没有漆黑小道上生出的恐惧,却也没了小时候趴在母亲后背感受过的温暖。城市中的每个人都学会了包裹自己,楼上楼下,生疏的像从未谋面的陌生人。去邻居家串门时的闲聊,夜色清冷时围坐在一起听父母畅谈的青春,和伙伴冬夜里贪玩的景象,每一个片段像放电影一般在脑子里过,有些记忆,只从脑子里过一遍,就是永久。

 

(中国铁建中铁十五局集团二公司周口东来尚城项目部 李淑娜)


企业简介
中铁十五局集团有限公司前身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第五、六师合编后的第五师,1984年1月奉国务院、中央军委命令集体转业并...[详细]
联系我们

官方微信

官方微博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